Site PathHome > > 法制 > 反腐
0

陜西神木法院高登國的「生財之道」一路綠燈

陜西神木法院高登國的「生財之道」一路綠燈



香港環球新聞在線訊:(記者:喬建春),本文來源,北方瞭望,以煤炭興盛的陜西神木,在過去的十多年裏,幾度成為媒體關註的焦點。2012年,隨著煤炭市場的急劇下滑,圍繞神木煤礦暴利時代終結,一場民間借貸危機爆發。
危機之下,所有人竭力解套突圍,尤其是一些司法幹部,不擇手段。
2011年5月8日,在神木法院工作的高登國,與高路路等人簽訂《合夥協議》,以4860萬元購買神木縣大保當鎮60畝土地。同時,購地款轉入時任大保鎮鎮長喬振亮妻弟賬戶,後喬振亮用於高利放貸。
上述協議簽訂之後,高路路發現該土地已被政府征收,認為高登國和喬振亮涉嫌詐騙。此後,高路路不僅向警方報案,並實名向有關部門進行舉報,但喬振亮仕途順暢,高路路至今未追回損失。
方二祥說,高登國在倒賣大保當土地同時,還在籌劃另一處土地生意。2011年4月份,方二祥在神木天波酒店遇見高登國,飯局中高登國說榆林市委李某的同學有60畝大礦燈廠出售,如有意向可以去榆林實地考察。
經過考察後,雙方很快達成了意向,並簽訂了股權轉讓協議。截至2012年9月5日,經過數次股權變更後,榆林三碩利爾公司的股份,先後轉給了方二祥、杜麗霞(高登國代簽)、方占霞等人。
雙方協議約定,榆林三碩利爾公司法定代表人趙炳利,負責和神木開發區管委會協調500畝用地,將榆林三碩利爾公司前往大保當工業園。同時,趙炳利配合高登國等人,將原有土地性質變更為商業用地。
據了解,2011年12月7日,榆林三碩利爾公司才取得58.81畝國有土地使用權,竟得總價為690萬元,每畝約11.7萬元。連同一棟6層辦公樓,以及三間無設備廠房,預計總投資約2700萬元。
方二祥說,股權轉讓過程由高登國操盤,最終股權轉讓價為1.1億元。此時工商檔案顯示,方二祥持股66.6,杜麗霞(高登國)持股16.8,方占霞持股16.6。
2012年11月19日,榆林三碩利爾公司再次變更,方占霞持股16.6,杜麗霞(高登國)持股83.4,方二祥全部退出。兩天前,高登國聯系到了新的買主,約定將公司股權1.7億元轉讓。
方二祥說,他實際持股31.6%,方占霞持股16.6,其余股份均由高登國控製。前期轉讓款9000萬元到賬後,高登國按照1.65億元進行了分配(自留回扣500萬元),並製定了分配方案。
分配方案顯示,方二祥持股31.6%,應收5214萬元;高登國(杜麗霞)持股21.8%,應收3597萬元;喬振傑持股20%,應收3300萬元:喬振亮持股10%,應收1650萬元;方占霞(袁毅)持股16.6%,應收2739萬元。

  圖片由方二祥提供

據了解,喬振亮與喬振傑系兄弟,此時喬振亮任神木縣大保當鎮鎮長。而喬振傑旗下擁有神木九鼎小額貸款有限公司,高登國在該公司持有5%股份(另外一張身份證)。

由此可見,高登國與喬氏兄弟交往頗深,不僅倒賣土地放高利貸,還一起收購了榆林三碩利爾公司。而榆林三碩利爾公司特殊背景,讓一些人變的有恃無恐,喬振亮由鎮長升為書記,後轉任神木市能源集團董事長。
天眼查詢顯示,2008年6月19日,榆林三碩利爾公司註冊成立,法定代表認為趙炳利。經營範圍包括,新型錳酸鋰礦燈生產銷售,高低壓開關櫃、通訊及電子產品、天然氣鍋爐、煤化工設備、電力成套設備、電氣成套系統設備、鐵塔、剛附件、鋼結構、機電產品、電線電纜的銷售。
公開資料顯示,趙炳利與中煤系淵源較深,並擁有多家實業公司。而榆林三碩利爾公司註冊成立後,只修建了三間廠房,以及一棟6層辦公樓(無手續),並未實際投入生產,而是取得土地手續前期,便開始對外轉讓股權,因此獲利頗豐。
從該公司成立,到後續的一系列操作,與李姓官員任職極其相吻合。尤其在股權轉讓合同中約定,負責協調500畝用地手續,以及協助將土地變更為商業用地,可見該公司負責人在榆林的實力。
按照協議約定,土地未變更為商業用地,後期接盤人拒絕付款,多方矛盾由此爆發。方二祥說,自己股權已變更至高登國妻子杜麗霞名下,後期轉讓款又被高登國控製,才跟高路路開始舉報高登國。


 圖片由高路路提供
舉報材料顯示,出生於1981年的高登國,1997年畢業於湖北天門師範學院。中專畢業後,高登國被分配到大保當中學任教,10年後調任神木縣法院,2013年被借調到榆林市招商局(值得關註),目前在神木市(縣)法院執行局工作。
高路路說,高登國有兩個身份證,一個用來日常工作使用,另外一個則用來經商。高登國不僅長期倒賣土地,還是神木縣九鼎小額信貸有限公司股東,放高利貸謀取暴利。
據了解,實名舉報高登國的不少,調查結果總是雷聲大雨點小。現如今,榆林市政法隊伍教育整頓即將結束,身為司法幹部的高登國,能否再次順利過關,值得期待。

其實,神木深陷民間借貸危機之後,當地政府曾采取多項補救措施,但帶來的深度影響並未消失。目前,只有堅守司法公平底線,將害群之馬徹底清除,才能重建社會信用體系,釋放民間資本的活力。

編輯:焱濃

0